<b id="jp033"></b>

<dfn id="jp033"></dfn>

      <b id="jp033"></b>
      <b id="jp033"></b>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舊聞解密
      投稿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 ——長篇通訊《忠誠的人生》采寫發表始末

      2021-06-23 07:43:54 來源:今日報道網 作者: 李佩山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

       

       
       
       
          人的一生有許多回憶。然而,在我30多年的職業生涯中,真正讓我刻骨銘心,傾情投入,終生難忘的事情屈指可數。我追記報道的、為保衛國家財產英勇獻身的、青年工人何衛紅事跡的長篇通訊《忠誠的人生》,被《中國青年報》《工人日報》《法制日報》《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等中央和山東、河南、廣西等地方以及鐵路系統的眾多新聞媒體發表后,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從而伸張了正義,弘揚了正氣,彰顯了英雄本色。這無疑是我永遠難忘的。
          
          許多新聞界的同行和社會各界的朋友,向我了解這篇通訊的采寫經歷和發表始末。我不忍心但又不得不再回首那讓人食不甘味、夜不能眠,讓人心酸落淚、奮筆疾書,讓人深感報道不出去就會后悔、痛苦一輩子的往事。

                           正義感、責任感、緊迫感,驅使我義無反顧
       
          那是1990年6月19日晚,鐵道部第十四工程局三處五隊工人何衛紅,在河南省重點工程鄭(州)常(平)公路建設工地上,為保衛國家財產,因先后4次抓獲多名盜竊分子,并據此追回丟失、被盜竊的價值3000余元的工程材料,不幸被8名蓄意報復的歹徒殘暴殺害,年僅30歲。
          
          三個多月以后,十四局黨委書記王德臣,指派我前往采寫報道何衛紅事跡。我首先來到兗州何衛紅生前所屬的三處機關,找知情的同志開了座談會。然后,我借閱了何衛紅的檔案,帶著有關案件的卷宗影印資料,乘火車趕赴河南省武陡縣,何衛紅生前所在的五隊及其犧牲的地方。在車上,我仔細閱讀了何衛紅為保衛國家財產被害經過的材料,沉思良久,禁不住這樣感慨和疑問:一個多好的工人!而歹徒為什么還遲遲沒有被裁決?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691.png
         
          何衛紅犧牲以后,盡管他的妻子石耀敏,抱著年僅50天的女兒到處哭訴,但是,她哭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何衛紅的171名工友聯名上訴至焦作市委、市政府和公、檢、法部門,強烈要求嚴懲兇手,但都無濟于事、遲遲沒有結果;8名犯罪嫌疑人被放了6個,何衛紅的父母、妻子整天在淚水中度日……
       
          1990年10月11日上午11點多鐘,我在武陟縣總干橋車站走下公共汽車,掂著沉甸甸的提包,獨自打聽著向五隊駐地走去。當走到一個破舊的旅館門前時,看到不遠處站著一位青年婦女,身后背著一個女嬰,旁邊拉著一位三四歲的女孩。那位婦女面容憔悴,雙眉緊鎖,兩眼紅腫,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只有她身邊的那個小女孩,不停地用她那雙明亮的、充分期待的大眼睛,張望著過往的行人……
       
          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莫非她就是何衛紅的妻子?”從她那痛苦的表情、那半新的灰色鐵路服的穿著和那南方人背孩子的特征,我初步判斷她也許就是。一般人怎會如此痛苦?我向前走了幾步,想主動和她搭話,安慰她幾句?墒,我又立時收住了腳步:“她本來心里就夠痛苦了,我若一句話說不好,反而會給她增加痛苦。”我的心里難過極了,頓時像壓了重重一塊石頭,沉悶得透不過氣來。“何衛紅啊,你走的太匆忙了,連一句遺言都沒有留下。你讓妻子和孩子今后的生活可怎么過?”
      來到五隊,我被安排在一間好久沒人住過的房子。打開房門,里面一股刺鼻嗆眼的臊臭氣味撲面而來,床上、桌上、箱子上,到處是老鼠屎。聽見動靜,機靈的老鼠慌忙鉆進洞里。我頓時打了個寒顫:1986年夏天, 在兗(州)南(陶樂)鐵路聯絡線建設工地采訪時,不就是因為住的地方老鼠亂竄,我染上了可怕的斑疹傷寒, 持續高燒不退,昏迷不醒,在解放軍九一醫院搶救、治療了半個多月嗎?
        
          “你看這里行嗎?”給我開房門的同志問。
       
          “行!”我知道這兒是他們最好的房間了。人家職工每天施工,長年住在這樣的環境里都過了,我還能說不行?我是來采訪的,不是來享受的。
       
          “吃飯就和我們一起到職工食堂打吧?”“好。” 
       
          這天下午剛上班,我買了一些糕點、糖果,在五隊指導員、隊長的帶領下,來到何衛紅妻子石耀敏和孩子的臨時住處。坐下之后,讓孩子們吃著糕點、糖果,隊領導向石耀敏說明了我的來意。她沉默很久,埋頭沒說一句話。我不忍心又不得不提起她的丈夫:“衛紅犧牲后,你很難過,很痛苦,我們都深深地理解和同情;他是為保衛國家財產犧牲的,死的其所,死的光榮;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他,記住他,學習他,我想請你談談你心目中的丈夫……”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1731.png
           作者李佩山采訪何衛紅的妻子石耀敏
       
          這時,我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眼淚奪眶而出。在場的隊長、指導員都含著淚,沉著臉。也許我的話勾起了石耀敏感情的思緒,淚水從她那干澀的布滿血絲的眼眶里溢出……
       
          這時,我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眼淚奪眶而出。在場的隊長、指導員都含著淚,沉著臉。也許我的話勾起了石耀敏感情的思緒,淚水從她那干澀的布滿血絲的眼眶里溢出……
       
          終于,她抹去眼淚,向我談起了她的丈夫。從認識、戀愛到結婚,從丈夫的工作、學習、生活到為人處事、個人情趣等。她一往情深地回憶,如泣如訴地講述。一連3個多小時,我沒喝一口水,沒離開過半步,而是不停地記錄,不停地思考。偶爾,我問上一句,讓她繼續談下去、談下去……
       
          就這樣,在廣西籍工人韋敏軍的陪同下,我先后找石耀敏談了5次。每次談后,我都在腦海里過電影,靜靜地思考。時而在房內踱步,時而到野外順著河堤漫步。每晚,我都整理采訪筆記,直到深夜才睡。即使躺下,也翻來覆去睡不著。我枕邊放著本子和鋼筆,產生什么靈感,想起什么問題,有什么好的思路和語句,就隨時記下來,第二天再帶著問題深入采訪。除訪問何衛紅的妻子外,還找他單位的領導、工友、同事談,我在此采訪了50多人次,并提出到何衛紅犧牲的現場采訪。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2246.png
                     作者李佩山在建設工地采訪
       
          當時,有些朋友、老鄉勸我不要去,說兇手家的責任田就在旁邊,兇手們人多勢重,都是些亡命之徒,弄不好我輕則挨打、重則有生命危險。我想,何衛紅為保衛國家財產死都不怕,我還害怕什么呢?為伸張正義,為了解現場,為盡記者責任,我已義無反顧。我不信這個邪,執意要親自到現場去采訪。于是,在離開五隊前,隊領導陪同我實現了這個愿望。
       
                          “我一定要把你忠誠的人生再現給人民!
       
          為了更多、更好、更準確地掌握第一手材料,寫實、寫好何衛紅這個典型人物,我決定到他的家鄉廣西上林縣三里鎮韋寺村,作進一步的實地采訪。
       
          1990年10月16日晚飯后,還是在韋敏軍的陪同下,我和何衛紅的妻子及她們的兩個孩子一起,乘公共汽車趕到了鄭州火車站。因當晚無車可乘,附近賓館旅客已經住滿,我們只好在候車室的空地上坐了一夜。次日上午,我們才搭上了北京開往南寧的5次特快列車。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2627.png
       
          18日中午,我們由南寧下車后,又乘公共汽車前往上林縣韋寺村。想不到汽車壞在途中,直到晚上10點多才到上林縣三里鎮,下車后還需步行七八里路。我背著自己的背包,幫何衛紅妻子提著兩個包袱。她和韋敏軍各背、抱一個睡著了的孩子。
         
          山區小道,坑坑洼洼,沒有月光,稍有不慎,就會跌倒。在行進的途中,蚊子、蜻蜓、螢火蟲,不斷地在眼前、在空中飛來飛去;在路旁荒蕪的草地上,鬼(磷)火在夜色中一閃一閃的,令人生疑;在噼里啪啦的水塘里,不時地傳出蜻蛙和癩蛤蟆的叫聲,讓人心煩。對于第一次到這里的我來說,雖然有他們一道,但心里仍不免有些緊張。 
        
          深秋夜晚,氣溫雖然不高,但由于從中午在南寧上車前只吃了碗米粉外,還滴水未進、粒米未沾,這時我汗流浹背,饑腸轆轆。連續乘車,身體累得像散了架似的,提包的兩只胳膊麻木酸痛,兩條腿也沉重得難以邁步。但我一直就好像給他們帶路,總是堅持先問怎么走,然后再走在最前面。
       
          此時,我真的想起了歷盡千辛萬苦,九死一生,徒步進行萬里長征采訪的《經濟日報》記者羅開富。他那忍肌挨餓受凍,爬雪山,過草地,在叢棘中穿行,在泥潭中跋涉,不畏艱險,勇往直前的生動畫面,仿佛就出現在我的眼前。我為早年就親耳聆聽過羅開富《來自長征路上的報告》、多次當面受教并與他有過多年的親密交往、得到過這樣一位良師益友的指導幫助而自豪!眼下我走這點路,吃這點苦,算得了什么?又走了近一個小時,我們終于來到何衛紅家里。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3234.png
          作者李佩山和應邀專程而來,為十四局新聞培訓班學員授課的《經濟日報》常務副總編輯、著名記者羅開富,在濟南遙墻機場合影
       
          何衛紅的父母都年已花甲。父親得知兒子犧牲的消息就病倒了,母親整天哭哭啼啼。何衛紅的哥哥早在1981年因車禍喪生,嫂子改嫁,留下的兩個孩子和爺爺、奶奶擠在一間破房里。我打量四周,值錢的東西加起來不夠買一部彩電。這就是一個鐵路職工、一個建設者的家嗎?
       
          老媽媽渾身顫抖著,用衣袖揩著淚水,傷心地哭泣著對我說:“我們全家老的老,小的小。原來都靠衛紅供養,他這一去,往后的日子可怎么過!”
       
          老人越哭越悲痛,我也跟著流淚。“老媽媽,別哭了,再哭傷身體呀!”仿佛眼前的她,就是我的母親。在我的勸慰下,老人給我述說了何衛紅許多感人的故事。何衛紅把在部隊領的大衣給了父親,棉襖、棉褲給了母親,絨衣、絨褲給了嫂子。冬天里,他穿得非常單薄,下身只一條襯褲和罩褲。
       
          這時,何衛紅的妻子接過話茬:“我多次勸他買條絨褲,他總是說:我不冷。冰天雪地,站崗放哨,能會不冷嗎?早想給他織條毛褲,就是湊不出錢來,春節時,我用女兒的壓歲錢,買了一兩最廉價的黑色腈綸毛線,織完后又湊錢買了一兩。想不到第二兩還未織完,他就永遠地離去了。”
       
          何衛紅的妻子,拿著那條未織成的毛褲哭泣:“是我織得慢了,還是他走得太急了?遇到陰天,他就兩腿酸疼,不就是凍的嗎,我對不起他呀!”聽到這里,我忍不住眼淚順頰而下。心想,一個看守過數千萬元國家財產的人,他平日兩袖清風,先后拒收賄賂2000多元,謝絕的獎金難以計數,家里竟窮成這個樣子,這是一顆多么高貴的心靈!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3899.png
                      作者李佩山采訪何衛紅同志的父親
       
          在何衛紅的母校——韋寺初中,女校長韋克峰談起當年何衛紅在校的表現和安放骨灰那天的情景,淚水一次次模糊了她的雙眼……
       
          人們的眼淚、哭聲、悲哀的情景,一幕幕籠罩在我的心頭。我懷著無比沉痛的心情,來到魂牽夢縈的韋寺村東南那座荒涼的山腰上,拜謁了何衛紅的墓塋。撫摸著他的骨灰盒,我再也控制不住感情的閘門,淚如雨下,“如果不能把這樣的人報道出去,就對不起何衛紅及其家人,就沒臉再干這項工作,就會一輩子心中有愧。”我暗暗發誓:“何衛紅,為了讓你的精神永存,我一定要把你忠誠的人生再現給人民!”
       
                                她用期待的目光望著我
       
          采訪結束了。在上林縣公共汽車站上,與石耀敏分別時的那一幕讓我永遠不會忘記。她背著那個丈夫犧牲時才50天的女孩,呆呆地站在那里,默默無語含著淚,用殷切期待的目光,望著我、望著我……
       
          “回去吧,快回去吧,保重身體,照顧好你們的孩子。”盡管我連聲勸說,她卻像什么也沒有聽見。公共汽車開出很遠、很遠,我透過車窗看到她還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久久沒有離去……
       
          我的心都要碎了。公共汽車在山間小路上疾駛。一離開上林縣城,就下起了瓢潑大雨。乘客們見路上連續發生兩起交通事故,其中一輛雙掛車車毀人亡,場面慘不忍睹。大家都勸司機“慢點、再慢點”?纱丝涛覅s恨不得一下子“飛”到南寧,我怕趕不上開往北京的6次特快列車。
       
          “桂林山水甲天下,南寧、柳州處處美,歡迎您乘我們的大巴車前去觀光旅游。”
           面對一個個導游,我連聲說:“謝謝、謝謝!”
          “同志,照張像吧?”
          “好!”就在南寧火車站前,讓一位攝影個體戶,給我留下了此次廣西之行的唯一紀念照。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4586.png
                          作者李佩山在南寧火車站前留影
       
          時間倉促,來不及簽字。憑著鐵路職工乘車證向列車長好說歹說,才允許我上了火車。沒有臥鋪,沒有座位,也沒有任何抱怨,我幾乎站了一路,那滋味就別說了……
       
          10月25日上午,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濟南。當天晚上,就在屬于我的10多平方米的單身宿舍里,開始了沒日沒夜的寫作。我感到一天不寫出來,心里就一天憋得慌?墒乔ь^萬緒,涌在心頭,怎么寫呢?
       
          我想起了魯迅先生說過的話:“戰士的日常生活,并不全部是可歌可泣的,然而又無不和可歌可泣相關聯,這才是實際上的戰士,是充滿著情趣的生活。”我在采訪中深深感到,何衛紅是一個愛國家、愛人民、愛事業,同時也是一個愛親人、愛戰友、愛生活的人。因此,我要力爭把他寫成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先進典型。我要通過他的悲歡離合和喜怒哀樂,反映出他對祖國、對人民無限忠誠的高貴品質,反映出他忠于職守、無私無畏、安于清貧、忘我奉獻的犧牲精神。
       
          寫作是一項艱苦細致的工作,必須傾注作者的滿腔情感,才能打動人心。古羅馬有位詩人在談到作家創作情感時說“……你自己得哭,才能在別人臉上引起哭的反映。你要我哭,首先你得自己覺得悲痛。”何衛紅的犧牲雖然是個悲劇,但它回蕩著悲壯的旋律,能感人肺腑,給人啟迪,催人奮進。這是我在采訪中的真實感受,如何能讓讀者和我有一樣的感受呢?必須真實、具體地把何衛紅的事跡再現給讀者,必須有生動感人的故事、場景、細節等。
       
          在寫作中,我綜合運用敘述、對話、白描、抒情等手法,來表現人物的思想、語言、動作、情感。努力做到少用或不用形容詞、多用動詞,讓讀者有如見其人,如聞其聲,如臨其境之感。像何衛紅“與親人分別”“壯烈犧牲”“拒收賄賂”和“那條毛褲”等情節,我都著意進行了精心刻畫,力爭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有時為了一個細節的描寫,一個句子的錘煉,甚至是一個用字的精當,我不知要在腦子里盤旋、折磨多長時間。有時寫著、寫著,我竟哽咽得寫不下去,悄悄地落起淚來……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5402.png
                      作者李佩山在寫作中
       
          整整一個星期,我天天把自己關在屋里,一門心思地思考和寫作。困了,靠濃茶水提神;餓了,就吃點花生米充饑。事后,我笑自己當時怎么就沒想到買個面包、買點蛋糕、買包方便面呢?我住的地方離機關衛生所只有幾十米,可是注射預防甲肝的疫苗,別人曾提醒過我,卻還是被耽擱了。幾年后查體,才發現自己沒有抗體。那些天,我滿腦子是何衛紅的事跡,總怕失去報道時效了,心里就像著火似的。每次喝開水,恨不得一下倒進口里。喉嚨腫痛,嘴上泛起了-串水泡,后又干裂流血,也未去拿幾片藥……
       
          就這樣,一篇近萬字的通訊,我寫了改,改了抄,抄了再改,改了再抄,反反復復,不知改了多少遍。初稿出來的當天晚上,我拿著它先后前往三個熟悉的人家,認真地念給三對夫婦聽,懇請他們當面給我提意見,然后回宿舍我連夜再進行修改,直到自己覺得滿意才定稿、抄好、送審、簽字、復印、蓋章。
                                     
                                  忠誠自有忠誠的報答
       
          不知是真是假,聽說如果沒有一定的關系,有的媒體編輯見到下面寄來的長稿件,連看都不愿看一眼就塞進紙簍了。我怕自己用心血、汗水和眼淚“澆鑄”出來的稿件遭此厄運,我也怕它石沉大海、積壓太久、不見回音,我更怕前功盡棄、徹底失敗、對不起長眠了的何衛紅。
       
          為了對稿件負責,對事實負責,對何衛紅負責,在沒有事先與任何新聞單位聯系,沒有大領導、大機關“戴帽”,沒有一點發表把握的情況下,我決定親自到有關報社、電臺、雜志社送稿,好當面聽聽編輯們的意見和建議。若需要修改和補充,我可以隨時隨地在他們的指導下進行,免得走彎路、搞無效勞動。即使不能被采用,我也想知道“病”在哪里,也好從中吸取經驗和教訓。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6078.png
                        作者李佩山當面向媒體編輯匯報,認真聽取意見
       
          11月2日下午,我帶著稿件和有關資料,首先投石問路般地騎自行車來到《山東工人報》社。通聯部任若云主任接過稿子,從第一頁翻到了最后:“喲!30多頁,真是夠長了。”我心里一怔。這位戴著一副老花鏡、向來對作者負責的老報人,曾親手編發過我的兩篇通訊,這次她不會不細看、不會馬上就槍斃稿件吧?
       
          任主任扶了扶眼鏡,從頭至尾看了起來,神情是那樣專注。我不敢喘一口大氣,不敢有絲毫打攪她。直到她看完最后一句,我才長長地大出了一口氣,目不轉睛地望著她,靜靜地等待著她的“判決”。“這是一篇非常難得的、反映工人階級優秀品質、傳統美德和國家主人翁精神的好稿件!”
       
          任主任連忙附上收稿箋,寫上了自己的意見。“走,我帶你找鄭統和總編去!”鄭總編當即閱定,讓我抓緊洗一套何衛紅的工作和生活照片,并根據我的認識和體會,寫一篇1000字左右的評論,于次日上午送到報社。
       
          當天晚上,我買來洗相用品,同一位老鄉連夜到一位工程師家里沖擴照片。沒有裁紙刀,我們就用剪子剪;沒有烘干機,我們就粘在離暖氣片近的玻璃上,一直忙到夜里兩點鐘。緊接著,我又認真思考著寫了評論。第二天及時送到了報社。僅一個星期,《山東工人報》就以《忠誠的衛士》(——追記鐵道部第十四工程局三處五隊青年工人何衛紅)為標題,配《忠誠于黨和人民》的本報評論員文章,用一、二將近兩個整版的篇幅,圖文并茂刊登。之后,該報還不惜版面,作了大量的連續報道。
       
          在我騎自行車趕往《山東法制報》《大眾日報》和山東人民廣播電臺送稿件的路上,由于坡陡前行時十分費勁,我不停地流著汗水,頭上像蒸籠似地冒著熱氣,車輪的鏈條被我蹬斷了,立即請修車師傅加急修好后,又繼續向前飛奔……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6794.png
                  作者李佩山在列車上,悉心品讀著名記者穆青的《十個共產黨員》
       
          11月4日夜,我帶著稿件和所有的有關材料,乘298次列車去了北京,跑遍了所有能跑的、有關的十多家新聞單位。事情遠比事先想象的還難。在《中國建設報》社,我向專題部的吳宏樾主任,談到何衛紅那條未織成的毛褲時,竟淚流滿面、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為了讓與何衛紅獻身所在地有關的焦作人民、鄭州人民以至河南人民都知道:為了鄭(州)常(平)公路建設,一位優秀的鐵路工人血灑中原,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11月11日夜,由于疲憊至極的我的糊涂和疏忽,耽誤了應乘列車的臥鋪上車時間,不得不“站”5次特快列車,又連夜相繼到焦作、鄭州送稿……
       
          在北京、焦作和鄭州,我人生地不熟。去陌生的新聞單位,常常找不著地方,不知走了多少冤枉路。短短一個星期,靠乘地鐵、搭公共交,靠兩只腳,我跑了中央和地方的26家新聞單位。為盡快把稿件送到編輯手中,我每天早起,隨便吃點什么就出發了,一跑就是一天。餓了,買塊面包或烤地瓜,一吃就是一頓。顧不上喝水,喉嚨干得“冒煙”,嘴唇上繼續起泡,繼續干裂流血……
       
          人是要有一點精神的。就這樣,我一手提著那個沉甸甸的裝著稿件和有關材料的包,一手擦著嘴唇上不時滲出的血,還是一路小跑地往前趕。腳趾磨破了,每晚襪子粘在腳趾上,脫都不好脫下來。與我住同一房間的旅客半開玩笑地問我:“你跑業務這么賣勁,一定發了不少財吧?”我微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說實話,那些天,我由于吃飯,總是狼吞虎咽;走路,多是一路小跑;上樓,常常一步三個臺階地往上跨。長時間沒日沒夜、超負荷地連軸轉,透支情感、健康乃至生命,剛過而立之年的我,身體就幾乎到了極限。神經失調,內分泌紊亂,失眠多夢,四肢乏力,面無血色,并且臉上過早地長出了許多斑點。事后十幾年,看過許多專家醫生,也沒能完全治好。
       
          記得當時那段日子有好幾次,我從一樓爬到六樓,由于心急過快,就覺得頭暈眼花,體力不支,上氣不接下氣。若不是連忙抓住扶手,就有可能一下子栽倒。我曾想:“也許我倒下再不能起來,但我是為弘揚正氣,為宣傳真善美,為英雄而倒下的,倒下了也值得!”
          ……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7677.png
          作者李佩山(左二)在幫助通訊員修改新聞稿件
       
                               奮斗自有奮斗者的快樂
       
          在何衛紅事跡的采寫過程中,有人曾經問我:“你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
          
          “為把他忠誠的人生再現給人民!”我雖然為此付出了一些常人難不到的辛勞和犧牲:曾三次路過河南省蘭考縣老家,都沒有下車去看望年邁多病的父母,照顧正患重病還在治療的女兒,幫助整日起早貪黑的妻子收秋種麥。我深感對不起自己的親人。但是,何衛紅的事跡,卻被成功地大量大篇幅地報道出去,得到了廣泛的傳頌和學習,我因而感到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能用自己的勞動幫助別人解除痛苦,創造幸福,這本身就是人世間一種難得的幸福和快樂!
          
          就在1991年5月4日午飯前,由鐵道部、山東省、廣西壯族自治區等領導出席,近千名鐵路職工及其家屬和中央、地方各新聞單位記者等參加的“何衛紅同志命名表彰大會”剛剛結束,何衛紅的妻子石耀敏就領著女兒來到我的住處,眼含熱淚激動地說:“李大哥,謝謝您,沒有您就沒有我們全家人的今天!”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8094.png
          授予何衛紅同志榮譽稱號命名大會結束后,作者李佩山(右一)與何衛紅的父親(右二)、妻子石耀敏及兩個女兒,在何衛紅生前所在單位十四局三處機關院內合影
       
          “不,應該感謝各級領導,感謝各級黨組織,是他們給了你們今天!”她拿出會上領導給她頒發的3000元撫恤金,硬往我手里塞,我連忙拒絕說:“不,絕對不行,只要你們全家老小生活好好的,我們大家就放心了!”
       
          山東省總工會副主席張召盈,在《山東工人報》召開的表彰大會上,聽了我介紹的何衛紅事跡的采寫過程后感慨地說:“沒有李佩山這樣具有高度責任感和吃苦精神的新聞工作者,何衛紅這樣的英雄就很可能被埋沒!”我想應該不會的,換別人去采寫何衛紅的事跡,也會這樣去做的,甚至做得更好。但我敢說無論是誰,要想真正把事情做好,都必須真誠地付出艱辛的勞動。這正如哲人所言:“人前出萃,人后熬苦。”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在何衛紅事跡的采寫報道過程中,在我30多年的新聞工作實踐中,苦辣酸甜、悲歡離合都曾經有過。我切身體會到:“文章不僅是史實的記載,而且是人生的體味,是心靈的折射,是時代的鏡子,是歷史腳步的印證。要寫好文章,先要學會做人。沒有美好的人生追求,沒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就難以寫出給人教益的文章,有道是‘道德文章甲天下’;沒有深刻的思想內涵,就難以寫出一針見血的文字;沒有敏銳的洞察力,就難以寫出激人奮進的篇章。要別人哭,必須自己先哭。這當是為文寫作的命脈!”
      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下)8695.png
          作者李佩山(右三),向十四局二處的骨干通訊員們,講述當年采寫
       
                                 長篇通訊《忠誠的人生》的片斷
       
          曾經有許多同行和非同行人士不止一次地問我:“這些年,你采寫發表了數千篇、數百萬字的新聞作品,報道推出了何衛紅、崔玉福、譚克錦、王鳳鳴、史守強、江茂昆、潘昌洪、蒙標成、袁緒紅、李玉春、李紅英、黃瑞香、劉新來等一大批在省部級乃至在全國過得硬、叫得響的先進典型。為此,你吃苦受累,默默奉獻,透支身體,卻心甘情愿,無怨無悔,矢志不渝。是什么東西一直支撐著你呢?”
       
          “是責任,記者責任重如山!”在我經受各種艱難困苦,遇到挫折和打擊,在前進的道路上欲進不成,欲退不忍,進退維谷時,最終還能堅持下去,又是什么支撐著我呢?也是責任。這種責任,是對工作、對事業的責任,是對領導、對組織的責任,也是對社會、對國家、對人民的責任。這些責任,已經支撐著我從昨天走到了今天,并將直至明天直到永遠!
       
          我常用生命的體驗告誡自己:人生所有的履歷,都應當排在勇于負責的精神之后!稕]有任何借口》一書指出:“主動承擔更多的責任或自動承擔責任是成功者必備的素質。”如果你能負責任地釘好一枚紐扣,就比你縫制出一件粗制濫造的衣服更有價值。堅守和履行負責任的信念,盡職盡責地對待自己的工作,無論你做什么、職位有多高、權力有多大,都必須始終牢記住自己的責任。特別是作為“無冕之王”的記者,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到:“用心講話、用心做事、用心寫文章”,才能夠做一位無愧于時代、無愧于生活、無愧于祖國、無愧于黨和人民的好記者!
       
         (個別照片來自網絡,特向攝影者致謝。
       
          作者李佩山,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企業文化促進會特約研究員、中企聯企業管理咨詢山東專家組成員,曾任中國鐵道建筑報記者、記者站站長,中鐵十四局集團黨委宣傳部部長和《人民日報》特約撰稿人等,有160多篇作品獲獎或被人民出版社、新華出版社和中國鐵道出版社等選入書中,出版新聞專著《忠誠的人生》。曾獲中國新聞獎、首屆“全國鐵路百優新聞工作者”、首屆和第二屆“山東省優秀青年記者”、第三屆“山東省十佳記者”和“山東省十大杰出職工”等榮譽稱號。
       
      責任編輯: 王寧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今日報道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上投稿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今日報道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5-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1

      魯公網安備 37010402000660號

      色婷婷亚洲六月婷婷中文字幕_亚洲精品高清一线久久_人妻无码视频 影片_97无码人妻视频_亚洲中文无码av永久_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