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jp033"></b>

<dfn id="jp033"></dfn>

      <b id="jp033"></b>
      <b id="jp033"></b>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舊聞解密
      投稿

      李力群百歲辭世:她是眾多紅二代心中永遠的“李校長”

      2020-08-07 06:16:39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作者: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

       

      李力群百歲辭世:她是眾多紅二代心中永遠的“李校長”

       

      (2008年,劉歌(后排左二)等一批東北育才學校早期畢業生到李力群(前排中)家看望老校長。圖/受訪者提供)

      老校長李力群

      本刊記者/宋春丹

      發于2020.5.25總第948期《中國新聞周刊》

      2020年4月6日晚,高崗遺孀李力群與世長辭,享年100歲。

      消息很快在育才子弟中傳開。李力群曾擔任東北育才學校校長,從上世紀80年代起,當年的學生們每年都會去給她祝壽,依舊稱呼她“李校長”。很多人在校友群里分享文章,自發悼念。

      在她位于北京站附近的家中設了一個家庭內部靈堂,很多親朋好友送來花圈和花籃。東北育才學校的學生們集體為她送上了一個花圈,挽聯上寫著“不忘培育之恩,永遠懷念李校長”。

      創辦育才

      毛澤東曾說:“李力群是很有名的,她辦的育才學校,養活了軍隊干部子弟。”

      1948年11月,遼沈戰役勝利結束,東北野戰軍揮師入關。集中就讀于哈爾濱市南崗子弟小學和東北軍區政治部后勤子弟學校的東野子女也隨之遷徙。

      南崗子弟小學大部分學生由校長、羅榮桓夫人林月琴率領隨大軍南下,還剩二十多個學生亟待安置。

      時任中共中央東北局常委兼組織部部長張聞天把建新校接管這些學生的任務交給了李力群。他認為李力群受過師范教育,組織能力又強,是最合適的人選。

      1937年,抗戰爆發后不久,17歲的徐州女子師范學校高材生李力群不顧家人反對,投奔延安。她在陜北公學入黨,被分配到陜甘寧邊區黨委工作。1940年元旦,經毛澤東介紹,20歲的李力群與陜甘寧邊區創始人之一、35歲的高崗結婚。1945年,她隨高崗調往東北,當時是東北局婦女委員會委員。

      李力群認為自己沒有經驗,但被張聞天“為了革命后代”的理由說服,接任了校長一職,開始了終身的教育生涯。

      很快,學校隨東北局南遷沈陽。張聞天讓李力群任意挑選地方,她看中了中山公園東北面的東北軍區衛生部大院,張聞天馬上下令衛生部讓出。

      校名是教育家、“延安五老”之一的徐特立取的。他仿照陶行知所辦的育才學校,為學校取名“東北第一育才學校”,說以后還可以辦第二、第三育才學校。李力群還請徐特立推薦人才,從全國各地選調了一批師資。

      1949年5月1日,學校正式開學, 當時包括4個年級和一個幼兒班,190人。李力群的兒子高軒和女兒高延延也在學校上學。

      最初,東北育才學校只有東北局機關、東北軍區十三級(處級)以上干部的子女和烈士子弟寄讀,1952年后開始招收遼寧省和沈陽市干部子弟。師生進出要憑出入證,一周僅允許出入一次,回校后要馬上消毒。家屬來校探親,登記后只允許在收發室會見。

      學校實行校長全權負責制。李力群高個,清瘦,永遠梳短發。學生們很羨慕高軒和高延延有這樣一位長得漂亮又能干的媽媽。

      1952年入讀育才學校幼兒班的張自力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李力群那時不分晝夜忙在學校,事無巨細親自過問。她制定的規章制度非常嚴格,學生周日六點之前返校,先測試體溫,不正常馬上隔離。早上放兒歌后,十分鐘內要起床做操。浴池一周開放兩次,男女各一次,每次都有阿姨負責從頭洗到腳。衣服以及全白的床單、被套都是一周換洗兩次,送洗衣房。

      學校實行供給制,學生一律住校。初期伙食很差,幼兒班的孩子沒有牛奶吃,李力群向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烏蘭夫求援。烏蘭夫贈送了20頭奶牛,歷盡千辛萬苦弄回學校。李力群專門修了養牛場,派專人飼養,所有孩子都吃上了牛奶和面包。

      李力群四處籌措資源,改善學生生活條件。很快,學校的餐桌上不光有牛奶和面包,還有了香腸、雞蛋、花生米、綠豆湯、餅干、冰激凌、水果,四菜一湯,一周不重樣,由一位大學食品專業畢業的營養師調配伙食。

      沈陽冬天很冷,李力群和老師、阿姨們用解放軍繳獲的黃色軍用毛毯縫制冬裝。她還親自給學生講革命傳統,教幼兒班怎么吃飯、穿衣服、疊被子。

      李力群還設置了保育處。到1951年時,光是勤雜人員就有127人,其中保育員78人。低年級保育員負責給學生刷洗鞋襪,削鉛筆,裝書包,高年級有專人負責給學生補襪子。

      條件改善后,國家按照部隊正排級待遇給學生配發校服,學校還專設了一個裁縫室,為學生制作春秋裝、夏裝和冬裝。第一套校服是男生綠色粗呢夾克衫,女生白上衣搭黑背心的裙子。很多人都保存了多年。

      李力群百歲辭世:她是眾多紅二代心中永遠的“李校長”

      (東北第一育才學校1952年畢業照。第二排左六為李力群。圖/受訪者提供)

      李媽媽

      1948年8月,劉春和伊力的大兒子劉歌被高崗和李力群接到哈爾濱。在延安時期,高崗曾擔任延安民族學院院長,劉春是副院長,伊力則是李力群在陜北公學時期的同學。

      5歲的劉歌一開始管李力群叫“李阿姨”,后來也跟著她的孩子叫“媽媽”。從那時起,他幾十年來一直將她視作母親一般。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李媽媽對我有養育之恩。”

      劉歌回憶,東北局遷到沈陽后,高崗和李力群先住在三經路二號,這是一棟三層小樓,曾是杜聿明舊居,現在還保存得很完整;不久搬到一棟四層小樓,這里現在變化很大。四層小樓的一樓是餐廳和會客室,保姆和孩子們住二樓,李力群夫婦住三樓,四樓是電報室,劉歌經常能聽到四樓傳來的嘀嘀嗒嗒的電報聲。二樓和三樓之間有警衛站崗,不許孩子們上樓。

      校舍建好后,孩子們周一到周五住校,周六下午高崗派警衛員來接,周日下午再送回學校。李力群也常把學生分批帶到家里過周末。

      當時高崗的長子高毅在蘇聯留學,高崗家除自己的孩子高軒、高延延、高安安和高濱濱外,還住著十多個孩子,如朱瑞烈士的女兒朱淮北,劉歌、王世泰之子王新生等老戰友的孩子。床不夠睡,孩子們就在地毯上睡覺。院子里經常充斥著孩子們打鬧的聲音,劉歌最喜歡和高軒摔跤,不分勝負。

      劉歌曾在學校操場的鐵塔上摔傷了頭,生命垂危。李力群把他送到沈陽最好的醫院做手術,組織老師為他獻血。劉歌沒有留下后遺癥,他開玩笑說,病好后說漢語不再結巴了,但蒙古話漸漸忘了。

      1950年3月,時任中共中央東北局組織部副部長陳伯村之女、3歲的陳剛進入東北育才學校幼兒班。她的哥哥姐姐也是育才學校的學生,舅媽是學校的生活主任,學校所有的孩子都跟著她叫生活主任“舅媽”。

      很多黨內高級領導人的孩子都在學校,但大家都不清楚彼此的家庭背景。

      1947年,賀子珍帶著十歲多的李敏從蘇聯回國,住在哈爾濱。李敏先就讀南崗子弟小學,而后轉入育才小學。1950年博古之女秦吉瑪和林彪大女兒林曉霖從蘇聯回國,都進入育才小學讀書。

      從蘇聯回來的這些孩子不會說中文,李力群就特聘了一個叫維拉的俄羅斯女教師給他們當翻譯,兼教俄語課。周末,她常把這些孩子接到家里為他們補習中文。這些孩子吃不慣饅頭米飯,鬧著想吃“列巴”(面包),她就讓炊事員到西餐廳學做面包。

      彭德懷、林彪、賀龍都曾到東北育才視察。李力群給孩子們事先打了招呼,要他們好好表現,以爭取領導人對辦學的支持。

      劉歌記得,那時林彪帶葉群和小女兒林豆豆去看林曉霖,林曉霖總是躲起來不見,老師就發動學生滿院子找。

      李敏不會用中文寫信,李力群就鼓勵她用俄文給父親毛澤東寫信,毛澤東收到信后,讓攝影師徐肖冰去育才學校為李敏拍了照片。1949年5月,陳云調北京工作,把李敏帶到了毛澤東身邊。

      “從天上掉到地下”

      劉歌再次見到李力群,是在1952年10月。

      其時,中央調高崗、鄧小平、饒漱石、鄧子恢、習仲勛五位大區正副書記進京工作,高崗擔任國家計委主席。當時的計委是大計委,國務院所屬的8個工業部門都劃歸計委領導,有“經濟內閣”之稱,位高權重。

      那時劉歌已隨父遷到北京,李力群一家也隨高崗進京,李力群調到教育部工作。高崗家先住在三里河的國家計委籌建處,劉歌曾隨父母來這里探望。

      李力群百歲辭世:她是眾多紅二代心中永遠的“李校長”

      (1952年,高崗與妻子李力群在遼寧沈陽。)

      不久后,高崗家搬到東郊民巷8號院。這里原是法國大使館,占地約百畝,有數十間房。高崗和李力群帶著最小的女兒高濱濱住在主樓東南角的一個大房間里。院子四角有四座配樓,秘書趙家梁家、警衛長白俊杰家和其他工作人員住在這里,還有花房、車庫等用房。

      趙家梁之子蔣洪也是東北育才小學的學生,他沒有隨父進京,只在放寒暑假時來這里看父母,找老同學高軒玩兒,也總能見到自己的老校長李力群。1954年8月,蔣洪放暑假回京,東交民巷8號院已人去樓空。

      就在這個月17日,高崗自殺身亡,死時49歲。高崗死后第二天,34歲的李力群帶著4個孩子,懷著遺腹子高燕生,幾乎兩手空空搬到新街口一處陳舊的四合院。院子也比較大,但不再設警衛等工作人員。

      李力群從教育部調到勞動部培訓司。生下高燕生后,她將四個大一點的孩子送到住宿學校,把高燕生帶在身邊。白天要上班,就從陜北老家請人來照顧剛出生的高燕生,老家的鄉親都很愿意來幫忙。

      周恩來對李力群說,你現在是從天上掉到地下,可能以后人家會不理你,你要堅強些,要跟黨走,把孩子撫養好。按照毛澤東和周恩來的指示,高崗子女由國家撫養,一家人在生活上都得到了照顧,子女也順利完成學業。

      高崗第一任妻子楊芝芳所生的兒子高毅也叫李力群媽媽,對她非常孝順。高毅幾次想回俄羅斯,李力群勸他:“國家這么重視你們這些‘4821’(指1948年被派到蘇聯留學的21個高干和烈士子弟),就先不要去蘇聯,盡量報效國家,等你爸爸的事情有眉目了再去。”高毅因此留在了國內。

      劉歌說,那段時間李力群和孩子飽受白眼,無奈之下孩子們都改隨母姓。父親劉春告訴劉歌:“不管高崗出了什么事,李力群沒有責任,她是你的老校長,很有貢獻,要尊重她。她一個人帶著孩子們不容易,我有時不方便去,你和媽媽要經常去看看。”

      彭德懷和林彪都派人來看過李力群,林彪還送了糧油,接孩子們看了電影。

      高燕生說,從1955年起,每逢黨內高層發生政治斗爭,李力群就面臨一次審查,被要求寫各種“揭發”材料,不寫就不能回家,見不到孩子。“文革”時,一些群眾沖進她的家對她進行批斗,占了四合院東、南、西三面的房子,將她一家六口擠到北面兩三間房子里。

      后來,李力群被下放到安徽“五七干校”勞動改造,幾個孩子分別被發配去河南、湖南、甘肅、內蒙古插隊。十來歲的高燕生寄宿在北京別人家里,只能偶爾和母親通一次信。

      “這是她人生中最后要做的事”

      1972年,毛澤東、周恩來派人把李力群接回北京,到國務院科教組(原教育部)學生司上班。幾個子女也陸續回京,全家住在王府井附近一所四合院里。

      李力群這次搬家用了一個假戶名,很長時間鄰居們都不知道這家人的真實身份。

      國慶節前夕,李力群突然接到參加國慶宴會和上天安門觀禮的請柬。從那以后,每逢重大節日她都會受邀出席國宴,上天安門觀禮。1975年,她當選為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

      1979年,受高崗牽連被降職六級的陳伯村獲平反,調任電力工業部副部長,全家遷至北京。那時,他們已與李力群失去聯系二十多年。他們很快就去探望了李力群。

      陳伯村的女兒陳剛和李力群的女兒高濱濱在育才讀書時是同桌,她不久也去看了老校長。院子里有些凌亂,幾口水缸放置得很不整齊。李力群身著灰色舊棉襖,人很瘦削,但很有精神。

      1980年,陳伯村在“四千人大討論”上針對高饒事件發言,指出當時的處理有其道理,但擴大化了。他列舉出,當年東北的主要領導半數都受了牽連。

      撥亂反正后,張秀山一家也搬到了北京。張秀山曾是東北局第二書記,1954年后受到撤職處分,被下放農場,1979年就任國家農業委員會副主任,李力群很快登門看望。

      張秀山的女兒張元生記得,老校長李力群的精神狀態很好,行事依舊雷厲風行。向中央寫信需要搜集材料,高崗在世時很少跟她講工作上的情況,她也不被允許查閱檔案,只能千方百計向老同志了解核實。

      1981年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對于高饒問題,沒有再提“集團”“聯盟”字樣。這一年,李力群恢復級別。1987年起,她離職休養,按副部長級享受醫療等待遇。

      1983年,張曉霽從四川回到北京,照顧年邁的父親。她的父親張明遠是原中共中央東北局秘書長,1954年受到撤銷黨內職務、降級的處分,1979年調任國家機械工業委員會副主任。

      在替父親整理回憶錄的過程中,張曉霽從父親泛黃的舊筆記本中對高崗事件有了更深的認識。高崗老秘書趙家梁與她家同住一個院子,她每天下午都會去趙家,一起整理歷史資料。

      趙家梁身體不好,長期住院,兒子蔣洪成了他和李力群之間的聯絡人。李力群給中央寫信、接受媒體采訪所需的材料,很多都來自趙家梁提供的記錄。李力群也經常請張曉霽幫忙整理材料。

      張曉霽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李力群每天在家的工作就是整理材料,年年上書中央。那時有關負責人和很多老友都勸李力群不要再寫了,中央已經了解各方面情況,該作處理時自會處理,但李力群從不停筆,兩個星期就上交一份材料。

      李力群的小兒子高燕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母親在政治上確實背負了多年的沉重包袱。改革開放后的這30多年來,她一直不斷向黨中央有關部門反映情況。這也是她人生中最后要做的事。”

      高崗去世后,安葬在萬安公墓。“文革”期間,墓園被毀,墓前的“無字碑”斷成兩截。張曉霽第一次去看那半截墓碑是在1997年初夏,那時殘碑掩映在雜草叢中,一片凄涼。2006年,中央同意高崗親屬修復墓碑。修復后的墓碑,只刻著高崗的名字和生卒年份,未寫立碑人,也無碑文。

      墓碑修復后,張曉霽再次去看。整個墓區經過清理,拔除了雜草,兩側還栽種了鮮花。小路旁多了一個告示牌,告知墓區路線及“名人墓”所在位置,高崗名列其中第 71 位,位置在“酉區”。

      老校長

      2008年,東北育才學校成立60周年。校長高琛找到劉歌,希望他能組織校友力量,為學校撰寫一部紀念作品。劉歌、陳蔚媛等聯系到了70余位育才師生,走訪了十幾位老師,出版了《永遠珍藏的記憶——我們心中的東北育才》。

      60年里,學校名稱時有調整,但“東北育才”這幾個字始終沒變,F在學校的初中部仍在當年的老校址里,教學樓走廊里有一尊李力群的小型塑像。

      李力群百歲辭世:她是眾多紅二代心中永遠的“李校長”

      (位于現在的東北育才學校初中部教學樓走廊里的李力群塑像。圖/受訪者提供)

      2007年,李力群住了30多年的四合院將要被拆遷,這是當年周恩來親自安排人帶她去選的房子,在王府井附近。她不愿住樓房,不想搬走,成了“釘子戶”,甚至拿出那時剛通過的《物權法》來維權。但房子還是拆除了。

      等待安排新住房的過程中,李力群在劉歌居住的廣渠門小區里暫住了一年。劉歌的母親在1990年去世后,劉歌就把李力群當成自己的母親來孝敬。

      李力群喜歡講過去的故事給他聽。她講起延安時期自己用兩頭羊贖回了被李維漢寄養在老鄉家里的兒子李鐵映(那時叫李小金),講起日本投降后她從戰俘營里為育才學校帶回了一位日本護士小山,還告訴劉歌,他父母的結合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勞。那時,她和伊力是睡同一鋪炕的閨蜜,勸伊力接受了劉春的追求。

      2010年,在政府安排下,李力群搬到北京站附近的一所平房院落。李力群很高興,專門請一些老朋友去住一住。秋天,她會準備一大桌“貓耳朵”,大家坐在院里棗樹下的石凳上,吃剛長熟的大棗。

      2013年,李力群在央視播出的六集文獻紀錄片《習仲勛》中看到高崗的名字幾次出現,非常高興。

      李力群的耳朵慢慢不再靈光,需要用紙筆交流。她總是說著說著就流淚,認出孩子們,眼睛就亮了。

      從李力群90歲起,育才學校每年都會為她祝壽,校友吳皖湘的俱樂部成了大家的聚會駐點。最多的一年,這里聚集了100多位校友。

      大家給李力群唱當年育才學校的起床兒歌,她聽到就哭了。育才學校的校領導來看她,她還打聽當年烏蘭夫送的那些奶牛怎么樣了。

      在2018年12月26日的最后一次壽宴上,播放了一部育才學校為她制作的個人傳記短片,記錄了她坎坷的一生。

      劉歌得知李力群去世的消息,深感遺憾和愧疚。2015年春天,李力群的大兒子高軒因病在北京去世,家人怕她受打擊,要求劉歌幫助隱瞞這個消息,劉歌怕見了面瞞不住,沒敢再去探望她,就這樣錯過了陪伴她生命中的最后時光。

      責任編輯: 孫麗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今日報道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上投稿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今日報道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5-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1

      魯公網安備 37010402000660號

      色婷婷亚洲六月婷婷中文字幕_亚洲精品高清一线久久_人妻无码视频 影片_97无码人妻视频_亚洲中文无码av永久_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