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jp033"></b>

<dfn id="jp033"></dfn>

      <b id="jp033"></b>
      <b id="jp033"></b>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舊聞解密
      投稿

      她唱著歌走完長征路

      2020-06-22 00:11:16 來源:河北新聞網 作者: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

       

      王定國與謝覺哉。

       

       

       

      2020年6月9日上午11點06分,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謝覺哉同志夫人、老紅軍王定國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107歲。

      這位唱著歌走完長征路的老奶奶,走了。她曾是健在的年齡最大的女紅軍,15歲被賣作童養媳,20歲加入紅軍,22歲參加長征,三過雪山草地,新中國成立后她歷任國家內務部機要科科長等職,離休后仍步履不停,心系人民,70多歲推動長城保護,90多歲還參與植樹造林……2009年,獲評“雙百人物”。

      “我清楚地記得在漆黑的夜晚,在蜿蜒曲折的路上,我們點燃了火把,長長的隊伍像火龍一樣,把天地照得通紅……我一直在尋找這生命的火種。”這是王定國永遠難忘的一幕,也是她一生的追求。

       

      更名重生

      帶400多婦女參加紅軍

      王定國原名王乙香,1913年2月4日出生在四川營山安化鄉一個貧苦農家。彼時的中國社會動蕩,民不聊生,王乙香的一個妹妹被活活餓死,父親染病身亡,三歲半的二弟被賣掉,才換回4塊做棺材的木板和兩升麻豌豆,15歲的王乙香也被送給一個李姓人家當童養媳,受盡欺辱。人生的寒冬,磨礪出王乙香頑強生存下去的意志。

      1931年春,她幸運地認識了楊克明、張靜波等一批地下黨員,從他們口中得知外面有一個“沒有壓迫、男女平等”的新世界。共產黨的到來為王乙香的生活帶來了一絲光明,她激動不已,給自己改名王定國,從此邁上革命的征途。

      她剪掉了長發,扔掉了裹腳布,地下黨的同志和她的舅舅湊了40多塊銀圓交給她的婆家,終結了她不幸的童養媳命運。1933年10月,許世友率紅九軍解放營山,王定國參加了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王定國帶著同鄉400余名婦女集體參加了紅軍,成為有著400多人的婦女獨立營營長。

       

      凍掉腳趾

      “長征”是她一生的自豪

      1935年3月,王定國調入紅四方面軍政治部前進劇團,從此開始了艱苦卓絕的長征路。她一手拿著槍、一手拿著劇本,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下,和戰友們用自己的歌聲喚起同志們的斗志。

      翻山越嶺時,王定國和劇團的同志們從隊頭走到隊尾,用激越、詼諧的快板和歌曲,鼓舞大家克服困難。當時條件非常簡陋,沒有道具,她就到老鄉家里借門板、桌椅做道具,用墨汁畫眉毛,用買來的紅紙當作口紅。

      長征途中,王定國所在的紅四方面軍3次穿越草地。劇團大多是年輕的女孩子,長途行軍又累又困,在隊伍暫時停止前進的片刻,站著也會睡著。有時候夜行軍途中忽然命令原地休息,一坐下就睡死過去,醒來一看隊伍無影無蹤,拼命追趕幾個鐘頭才能跟上隊伍。

      紅四方面軍要翻越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到達山頂的那個夜晚,王定國和戰友們互相擠著睡著了,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的腳趾凍僵了,她拿手一摸,腳趾竟然一下子斷了。她把傷骨磨平,包扎起來,仍跟隨在長長的行軍隊伍中。曾經有一篇名為《九趾紅軍》的報告文學,故事主角原型就是王定國。

      過草地時,樹皮、草根、皮帶、皮鞋都成了紅軍戰士的“糧食”,如何把牛皮鞋底制作成“美味佳肴”?王定國所在的文工團編了一首打油詩四處傳唱:“牛皮鞋底六寸長,草地中間好干糧;開水煮來別有味,野火燒后分外香。兩寸拿來熬野菜,兩寸拿來做清湯;一菜一湯好花樣,留下兩寸戰友嘗。”

      “我母親的長征路,是唱著歌走完的。”王定國的七兒子謝亞旭說。

       

      花好月圓

      相濡以沫,革命愛情永長存

      謝覺哉和王定國是一對革命伴侶,無論風雨,他們相濡以沫,一起走過。

      兩人相識于長征途中。1935年6月,紅一、紅四方面軍在懋功會師。王定國正在河邊洗衣服,一位留著八字胡的紅軍向她走過來:“小同志,要過雪山了,請你幫幫忙,把兩件衣服合起來,中間裝上羊毛,我要穿它過雪山。”王定國爽快地答應了。老同志還自我介紹說:“我叫謝覺哉,就住這山坡上,是一方面軍干部休養連的。”

      第二天王定國便將縫好的衣服送過去。謝覺哉看后贊嘆不已,臨別時還叮囑王定國:“多準備一些辣椒,爬雪山可以御寒。”

      他們相愛于蘭州八路軍辦事處。全面抗戰爆發后,王定國在地下黨的營救下,從馬步芳的監獄逃出。在蘭州八路軍辦事處,她繼續參加營救失散戰友的工作,與謝覺哉不期而遇。朝夕相處中,兩人結為革命伴侶。

      他們相伴于革命道路。從蘭州、延安到北京,王定國幾乎一直在謝覺哉身邊工作。1971年,謝老與世長辭。王定國開始整理謝覺哉的手稿、日記,先后出版了《謝覺哉傳》《謝覺哉日記》《謝覺哉詩集》《謝覺哉文集》等近500萬字的歷史文獻。

       

      家國情懷

      重走長征路 助老區人民致富

      無論是在革命年代,還是在新中國成立后,王定國從來不問自己該得到什么,而是總想自己該對國家做些什么。

      20世紀80年代,長城周邊有人偷拆長城磚,用來蓋房子、圍豬圈,王定國痛心不已,于是成立中國長城學會。學會籌建之初,沒有一分錢經費,王定國就找到磚窯,拉著燒好的磚,挨家挨戶去換老百姓盜掘的長城磚。長城學會成立以后,王定國堅持“三不要”原則:不向國家要經費、要編制、要辦公場所,日常費用從王定國離休工資里扣除。

      90歲后的王定國,關注起了國家的林業生態建設。她不顧年老多病,到全國多個省市了解林業生態建設情況。2004年到廣西壯族自治區考察速生林建設;2005年到河南省考察黃河故道生態治理情況……2010年,王定國與重慶市民一起,在長江邊植樹造林,她感言:“只有大家都走上這‘綠色長征’之路,才能真正為子孫后代造福。”

      一次,王定國回到家鄉營山縣,聽家鄉人說起一個愿望:“聽說縣城里一到晚上有個燈,一拉,屋子里就亮,我想去看看。”那時的四川大山里依然用著油燈,不知電為何物,王定國從此決定,要用自己的余生重走長征路,幫助老區人民脫貧致富。這一走,就走到了100歲。在102歲之前,王定國每年都要走出北京,走進長征沿線的老區群眾家里調研,把自己的見聞寫成報告呈給中央,為老區發展奔走呼吁。

       

      清廉家風

      教導子女實實在在做事

      新中國成立后,謝覺哉先后擔任內務部部長、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他對群眾極其熱情,卻對家人十分苛刻,這深深影響著王定國。

      謝覺哉去世后,按規定遺屬可以繼續住原來的房子。王定國卻主動找到組織說:“我不是遺屬,我有自己的工作,我是什么級別就住什么房子!”隨即遣散了秘書,退掉了司機,搬出了帶院子的大房子。

      “母親一直教導我們學本事、干實事,做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王定國的大兒子謝飄回憶說,雖然對待群眾熱心腸的母親給很多人寫過推薦信,卻從來沒有在他考學、當兵、提干、復員直到退休的任何一個階段為他說過一句話。成長于這樣的家庭,王定國的孩子們都各有成就,其中二兒子謝飛是我國第四代電影人中最有成就和國際影響的導演之一。

      “所謂家風,不是寫在牌匾上,而是實實在在地做事情;所謂傳承,不是掛在口頭上,而是一種自然自覺的行為。”回憶起父母的言傳身教,謝飛這樣說。

      責任編輯: 孫麗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今日報道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上投稿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今日報道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5-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1

      魯公網安備 37010402000660號

      色婷婷亚洲六月婷婷中文字幕_亚洲精品高清一线久久_人妻无码视频 影片_97无码人妻视频_亚洲中文无码av永久_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