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jp033"></b>

<dfn id="jp033"></dfn>

      <b id="jp033"></b>
      <b id="jp033"></b>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社會 > 社會萬象
      投稿

      孫卓被拐后如何改名換姓上戶口?打拐志愿者講述5種方式讓被拐兒童身份“洗白”

      2021-12-12 01:00:59 來源:紅星新聞 作者: 羅夢婕 王語琤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

       12月6日,電影《親愛的》中被拐兒童的原型孫卓找到了,但看似大圓滿的結局卻引發了很多的現實問題。

      孫卓的養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當初是一個姓吳的親戚告訴她,孫卓父母離異沒人養,他們才將孩子抱了來。而孫卓在被抱回來后,他們將其戶口落在了黑龍江某市,“這并不影響上學,他的學籍仍在山東。”

      ▲孫海洋一家相擁而泣

      一時間,孫卓是如何上戶口的,相關人員是否為拐賣兒童開綠燈等問題引發網友關注。據山東省聊城市陽谷縣公安局12月8日發布的情況通報顯示,當地已成立專案組對被拐孩子戶口辦理問題展開調查。有關情況正在進一步調查中,凡涉及違規違紀違法問題,將嚴肅處理。

      ▲警方通報

      通過走訪陽谷縣當地,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在前些年,抱養或收養男孩的情況在當地并不罕見,且對于這些“半路出現”的孩子都有“洗白”身份的可能。

      “有錢有關系就能給上戶口。”一村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當地農村家里必須得有男孩,否則會被親戚朋友看不起、被排擠。例如,按照風俗,只有男性才能進入靈堂,為過世的人守靈。如果家里沒有男孩,就無法參加親朋好友家的葬禮,無法幫別人做體力活,自家在需要的時候,別人往往也不會提供幫助。因此,不少家里沒有男孩的家庭都會想辦法去抱養或收養男孩。但對于如何利用錢和關系去“洗白”身份,該村民并未多說。

      據打拐多年的志愿者上官正義介紹,社會中介在實施拐騙拐賣兒童的時候就已同步在操作非法上戶的事宜,并利用一些環節上的“稀松”給被拐兒童提供了“洗白”的可能,“方式有多種,大致可以分為購買出生證、購買戶口、做虛假親子鑒定、報假警,以及非法代孕公司套證。”

      被拐兒童身份“洗白”

      傳統方式多為販賣戶口或出生醫學證明

      具有多年打拐經驗的志愿者上官正義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每當找到曾經被拐的孩子和來歷不明的孩子時,他們都會發現,這些被拐孩子的背后有種神奇的力量,能將這些涉拐孩子的身份通過各種“正規”渠道洗白,“也正是因為身份被洗白,才加大了孩子被找回的難度。”

      據上官正義介紹,通過多年接觸、臥底打擊涉嫌為被拐兒童“洗白”身份的犯罪中介團伙,他了解到在以往的“洗白”方式中,較為傳統的方法是販賣戶口或出生醫學證明,“販賣戶口,是社會中介拉攏個別戶籍管理部門人員進行‘合作’,不需要提供任何證件和資料,只提供所需孩子的基本信息,就可以新建一個屬于你想要的孩子戶口;販賣出生醫學證明,則是醫院內部人員勾結社會中介,有組織的為‘客戶’提供出生醫學證明,每份售價在幾千至十萬元不等。”

      ▲陽谷縣某村莊

      對于販賣戶口的操作,上官正義舉例解釋說,例如張某某想要一個2018年8月8日出生的戶口,中介知曉需求后,會將其轉給上線或戶籍內部人員,而該人員就會在公安網內尋找轄區里姓張的、符合生育3歲孩子張姓夫婦的戶籍信息,需要已有一孩的家庭,則以二胎名字將所需的3歲孩子戶口“掛靠”到其名下,但戶主根本不會知道其名下多出了一個孩子。在完成戶口后,中介方會將戶口本郵寄給張某某(客戶)。后續,張某某若要求將孩子戶口轉到自己名下,則需再繳納一定的費用,對方才會再幫助其將孩子戶口遷移到相關戶主名下。

      “販賣出生醫學證明的常規操作方式則是,社會中介負責尋找客戶,這一般是與涉拐中介合作,為拐賣兒童提供一條龍的‘售后’服務。然后根據客戶提供的父母基本信息,以及買來的孩子姓名、出生日期等基本信息,由中介傳給醫院內部人員。”上官正義說,這類操作從證件辦理到客戶拿到證件,大約七天左右即可完成。

      針對上述兩種“洗白”方式,一名從事多年戶籍管理的公安民警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社會中介拉攏個別戶籍管理部門人員進行“合作”的情況確實存在,但公安機關內部也一直在整頓,近年來已少有發生,“公安機關主要是收查材料,根據材料的真實性進行上戶,但是這個材料如果出現貓膩,其實很難100%的鑒別出來。”

      據該民警介紹,根據我國的戶籍管理制度,新生兒出生后,申領的出生醫學證明是孩子身份的唯一證明,且出生證是申報戶籍的重要憑證。因此,在為新生兒上戶時,公安機關主要收查的是父母雙方的戶口本、身份證、結婚證,以及新生兒的出生證。如果孩子的出生證簽發地不在父母的工作地或父母的戶籍地,那么辦件民警就會對該證件存疑,然后發函到發證機關進行核實,“一般來說,出生醫學證明是不易造假的,因為它的上面是有防偽標志并且進行編號的。但不能排除發證機關內部出現問題,導致該證件在源頭上就有問題。”

      虛假親子鑒定、報假警、非法代孕公司套證

      新的身份“洗白”手段更加隱蔽

      上官正義還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由于近年來針對販賣出生證和販賣戶口的打擊加大,這些社會中介結合出生醫學證明管理制度,或一些環節上的“稀松”,又研究出了新的“洗白”方法。例如,借用虛假親子鑒定、報假警,以及非法代孕公司套證。

      “借用虛假的司法親子鑒定是可以補辦出生醫學證明并進行落戶的。”上官正義說,根據相關證件管理制度,一些沒能在醫院分娩生產的新生兒,或是出生醫學證明遺失、損壞、申領出生證后未在規定時間申請戶籍的,都可以通過進行司法親子鑒定來補辦證件,“就像我買了一個1歲孩子,只需要按照要求填寫信息,不需要提供任何DNA樣本(中介會為其準備好三個有親屬關系的血樣),幾天時間就可拿到將買來的孩子‘鑒定’成為屬于自己的司法鑒定報告。然后就可以根據這份報告去公安戶籍部門辦理上戶。”

      此外,上官正義還表示,除用虛假的司法親子鑒定補辦出生醫學證明,不少非法代孕公司也會參與到“洗白”環節,“比如,我買來一男孩,想要辦出生證,代孕中介就安排與他們懷男孩的孕婦進行對接,在孕婦生產時,持買方的身份信息住院生產分娩,等他們生產完畢,買方就可以持自己的身份信息從醫療機構,開出屬于他們的出生證,從而落戶。”

      上官正義稱該類操作被稱為“套證”,主要發生在私立醫院,多以代孕中介拉攏勾結醫療機構的內部人員,利用醫院的管理漏洞,為買來的孩子提供出生醫學證明,而每張出生證的黑市價格在6至10萬元之間。

      上官正義告訴記者,隨著上述幾種“洗白”方式的逐漸隱蔽,以及價格日益增長,不少通過非法渠道購買孩子的家庭又想出新的“洗白”方法——報假警。即買方在向警方報案稱自己撿到一個被遺棄的小孩前,已通過中介等找好關系,對接好報警時間和地點。再由相關人員出警并出具撿拾棄嬰證明,買方持該證明到民政備案,等到一定時間后,即可以收養、領養的名義為小孩進行上戶,“這種情況的小孩多是被親生父母賣掉的,所以事后警方在進行DNA采集入庫和登報公示60天時,也多為程序上的流程,并無實效。”

      北京市百瑞律師事務所張志偉律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購買出生證、購買戶口,有可能構成買賣國家機關公文罪。對于另外幾種行為,則可能構成以下情況:明知他人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仍然向其提供被收買婦女、兒童的戶籍證明、出生證明或者其他幫助。此類情況,將以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罪的共犯論處。

       

      責任編輯: 孫麗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今日報道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上投稿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今日報道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5-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1

      魯公網安備 37010402000660號

      色婷婷亚洲六月婷婷中文字幕_亚洲精品高清一线久久_人妻无码视频 影片_97无码人妻视频_亚洲中文无码av永久_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播放